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农业机械厂家

中日韩东北亚银行筹备起步

2021-11-16 来源:永济农业机械网

中日韩“东北亚银行”筹备起步

出资方基本确定为中日韩三方;持股比例大致思路是“基本持平,中方稍多”;中日韩三方已经分别成立筹备小组

本报记者于勇

以“服务东北亚经济”为主旨的“东北亚银行”的筹备工作已经展开。《财经时报》

近日获悉,在这家定位于“以赢利为目的的商业银行”的初步方案中,“东北亚银行”的总部计划设在中国天津;银行出资方为中国、日本、韩国,三方的持股比例并没有最终确定,但基本思路是“基本持平,中方稍多”。

“东北亚银行”的筹备,同时意味着中日韩三国经济合作迈出了重要一步。

持股比例大致持平

10月底,为期三天(28、29、30日)的PECC(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)内部会议在天津召开。此次会议汇集了来自政府官方、民间和产业机构的代表。会议开始时设定了三个主要议题,而据知情者称,最后达成共识的只有一个,即筹备成立“东北亚银行”。

PECC是一个由太平洋区域国家和地区的产、官、学界人士组成的非官方性国际组织,现有包括中国在内的22个成员委员会。PECC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推动、提高太平洋区域金融合作,帮助成员组织实现金融市场的规范化和国际化。

上周五(11月7日),一位参加此次会议的人士向《财经时报》透露,天津的此次会议将讨论的重点放在了东北亚经济合作问题上。会议设置了三个议题,包括设立一个为东北亚地区中小企业展示的展厅;成立一个投资机构,为成员各方服务;第三个就是讨论筹建“东北亚银行”的必要性。经过三天的紧张讨论,最终的结果是“前两个议题被基本否决”,最终形成一致意见的是筹备“东北亚银行”。

一位参会人士透露,东北亚银行的资本规模并没有确定,但出资方基本确定为中日韩三方;持股比例大致思路是“基本持平,中方稍多”。比如中方占出资额的34%,日韩各占33%。

目前,中日韩三方已经各自成立了“东北亚银行”筹备小组。中方的筹备小组由三人组成,其中一位来自中国人民银行负责对外事务的部门,一位来自非政府的经济专家。记者暂时没有证实另一位成员的身份。

但也有专家指出,目前中国的金融法规对中外合资银行有诸多的限制,而成立这样一家合资商业银行,自然也不例外。

“东北亚开发银行”的最初构想,产生于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洪与他的中国同事。在1991年9月的PECC天津会议上,韩国前总理南德佑独立提出建立“东北亚开发银行”的建议,并在后来的许多国际会议上得到了支持。“东北亚开发银行”曾经将职能定位于为东北亚开发建设的基础设施融资。后来,因为种种原因,设立开发银行的计划遇到了阻碍。随后,设立东北亚商业银行的计划被提出。

企业期待

据称,今年这次PECC会议之所以选址天津,另一层含义就是未来的“东北亚银行”可能落户在此。天津金融业历史悠久,有发展商业银行的基础。但天津市有关部门对“东北亚银行”落户问题的态度还不清晰。

筹划中的东北亚银行将自己定位于“以赢利为目的的商业银行”,其主要宗旨则是为东北亚地区中小企业和个人提供金融服务。

一位参加上月PECC会议的人士说,会上透出的信息表明,在保证一个外方股东满足上述条件的情况下,“东北亚银行”对其他出资者将不做限制。他说,中、日、韩三国在银行中的份额将基本持平。目前,三国的企业家和金融机构对于投资这一银行“态度踊跃”。

还有专家指出,若作为地区性银行,拟建的“东北亚银行”应该具有符合三方利益的决策机构和符合市场规律的管理机制。银行应该吸取亚洲开发银行在经营管理上的经验教训,按照“合理科学”的原则进行机构设置和经营管理。

11月初,韩国前总理南德佑对“东北亚银行”的职能作出了另一种诠释。他指出,对于东北亚尚待开发的地区来说,当前最紧迫的问题是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。这些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、铁路、管道、航空运输、海港及港口设施、电信系统、可靠的能源生产及输送系统、供水和废水排放设施等。而仅靠世界银行、亚洲开发银行等提供的金融资源,远不足以满足这些融资需求。因此,应当成立一家地区银行,创造条件使私人资本通过贸易、投资、技术转让等,在该地区开发中扮演重要角色,并通过这家银行,在国际市场上吸引更多的资源进入本地区。

他还认为,“东北亚银行”将对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的资金转账形成补充。在此过程中,它还将为国际债券持有人提供一个机会,让他们购买新的“东北亚银行债券”,完成资产组合的多样化。

“10+3”框架下

市场人士更愿将“东北亚银行”的筹备看作“东北亚经济合作迈出的重要一步”。

今年10月7日-8日,在印尼巴厘岛举行了第七次东盟与中日韩(10+3)领导人会议、东盟与中国(10+1)领导人会议及第五次中日韩领导人会晤。其间,中、日、韩三国领导人发表“推进三方合作联合宣言”,为政府和非政府间的合作提供了架构。这份文件由中方倡议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日、韩领导人共同签署。这是三国领导人发表的第一份三方合作文件。

因此,市场人士认为,“东北亚银行”的筹备也被看作是对上述重要动向的一种回应。据了解,“东北亚银行”的筹备将在“10+3”框架协议下运作。

“10+3”指东盟与中日韩三国从1997年开始建立的定期会晤机制。但今天的“10+3”意义正在发生变化。专家指,除了定期会晤意义,主要指他们之间的区域合作。在这个意义上,此前,“东北亚自由贸易区”也曾被提及,但更多时候还只限于话题,缺少实质性行动。

20世纪80年代以来,中、日、韩三国经济联系日益密切,贸易依存度越来越高。2002年中、日、韩三国之间的贸易额突破2000亿美元,三国之间的相互贸易增长超过了三个国家在全球贸易中的增长幅度。

另一方面,中国、蒙古、朝鲜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发展需要大量资金,而东北亚各国,特别是在亚洲经济中发挥举足轻重作用的中国、日本和韩国之间,缺乏有效的金融合作机制,难以为东北亚地区的发展提供充足的资金补给。

一项研究结果显示,升级与发展东北亚地区的基础设施,将在未来15~20年内每年投入70亿美元,而现存的国际发展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最大上限,离这个要求还有约50亿美元的缺口。

文具的争吵作文

书香伴我成长

游华山